《实话实说》的完结与和晶无关,只和自身节目形态的老化和媒体环境的变化有关。和中国电视节目通常只有三五年的“短寿”相比,《实话实说》的句号画在13年这个坎上,算得上是“喜丧”。  13年只能让一个婴儿成长为少年,但能让生命力脆弱的电视节目“投胎”好几次。和中国电视节目通常只有三五年的“短寿”相比,《实话实说》的句号画在13年这个坎上,算得上是“喜丧”。   既然是“喜丧”,围观和哀号就显得无趣,如果《昨天今天明天》一上春晚,《实话实说》便戛然而止,那才够刺激。所以,和晶等主创大可不必大发牢骚,而门外人也没有必要去窥测门里的道道。《实话实说》能走到今天已经算长寿,所有节目都有发展、成熟、极盛、衰落的轨迹。   从节目本身来看,在“民生”、“谈话”、“故事”、“真人秀”等这些最热的电视节目关键词中,当年《实话实说》“草根说话”的路子一举占了若干项,风靡一时合情合理。强大的话语权、亲民的接近性和话题的相对开放性,的确曾在较长时间里捍卫了《实话实说》的霸主地位。但随着地方民生节目的大量涌现,老百姓得到更多的亲切感,这种亲切感不仅来自于“能说话”,更多的还有“能办事”。百姓有实话想说,但未必需要在唯一的平台里实说。   偏偏又遇到了网络。和晶说得没错:“网络可以隐身说实话,电视可以让一个隐身人来说真话吗?”既然你说不了实话,那公众只好选择网络。可以说,网络时代以提供分散的话语权肢解了原本牢不可破的媒体权威,而网络同时又给公众意见的表达提供了免责、无限的可能性———比如当下对这件事讨论最激烈的地方恰恰就在网络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网络简直是草根访谈节目的天敌。 《实话实说》的完结与和晶无关,只和自身节目形态的老化和媒体环境的变化有关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一条新闻的价值仅仅是一条信息,明天就会被大牌明星的新绯闻取代;隔靴搔痒的批评和剖析也可以终止了,倒是我们的电视人有必要琢磨一下电视节目怎么在网络时代中生存。 车头小伙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ru110.com/jianzhuzhidao/qiaolianggongcheng/201912/674.html